2014年中超联赛刚刚落下帷幕,一份由专业体育公司调查撰写的《中超联赛商业价值报告》(以下简称《报告》)就已出炉。据该《报告》透露,2014中超公司整体营收创下新高,突破了4亿元,中超联赛方面也持续火爆,上座率达到场均18571人,名列亚洲第一,世界第十。  光鲜的数据一定程度上证明了中超联赛近年来的影响势头,但依然无法掩饰其当前的经营困境。上述《报告》同时指出,2014年中超各俱乐部的总收入突破20亿元,但总支出达到22.37亿元,16家中超俱乐部里,除了恒大、贵州、上港、申鑫以及富力之外,其他俱乐部仍处于亏损状态。  “表面上看,中超盈利减少的原因之一是门票收入缩水,整体门票收入由2013年的3.3亿元降至2014年的1.2亿元,但实际上这与整个中超俱乐部没有明确的盈利模式有关。”在体育界人士看来,高度依赖于投资方输血的“金元足球”模式并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。  疯狂的中超  过去的4年无疑是中超投入水涨船高的4年。调查数据显示,2010年,16支中超球队的运营投入还在6.96亿元的水平,4年之后,2014年这个数字已经刷新到22.37亿元,足足增长了3倍有余。  各俱乐部引援支出的增长和球员薪资的上涨是过去4年中超投入翻倍的直接原因。  以恒大为例,在2010~2013年的4个赛季里,平均每个赛季的转会投入都超过1亿元,加上各种赛事奖金、教练团队薪酬等投入,4个赛季里恒大在足球上的投入资金已经超过20亿元。  山东鲁能、北京国安、上海申花等老牌中超球队在引援投入上也不惜重金,4年来上述俱乐部的引援资金也均以亿计。  而在球员薪酬方面,自2011年后中超球员薪资连续4年保持了20%以上的涨幅。到2014年,中超球员的薪资总额达到了17.81亿元,16家俱乐部中有7家俱乐部的球员薪资总额超过1亿元,其中恒大、鲁能、国安的球员薪资甚至超过2亿元,球员薪资总额低于5000万元的俱乐部只有6家,其中包括降级的大连阿尔滨。  堪称疯狂的投入并未给中超俱乐部带来可观的收益。  2014年中超16家俱乐部的总收入20.15亿元虽然相比2013年已经有所上涨,但仍未实现盈亏平衡,16家中超俱乐部总体仍处于亏损状态。  “虽然相比2013年,中超俱乐部的总体亏损额已经有所减少,但这并不代表亏损俱乐部的数目减少,随着一些俱乐部加大投资力度,尤其是球员转会费用的大幅增加,这些俱乐部都还无法实现扭亏为盈。”一名中国足协职业联赛理事会人士表示,中超俱乐部当前的经营和生存模式仍然非常单一,要实现长期盈利,需要更细致的商业开发和市场运作。  “冠名”支撑发展  从2014年中超俱乐部的收入结构可以发现,其收入主要依赖于三方面:广告赞助收入、转会收入以及门票收入,其中广告赞助收入约为8亿元,转会收入约为2亿元,门票收入大约1.2亿元,另外还有特许商品收入约2000万元。剩余的收入包括场地广告、政府资金以及中超公司的部分分红等。  这种独特的收入结构堪称中超独有。纵观英超、西甲、意甲、德甲等世界几大足球联赛,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收入都主要来源于三大方面:电视转播权收入、门票收入和商业开发收入,这三项在总收入中占据着绝对的位置。唯一的区别是,根据联赛性质不同,三方面收入的表现各有高低。  以意甲为例,电视转播费占据俱乐部收入的绝对大头,而在西甲联赛,皇马、巴萨等俱乐部的商业开发能力极强,其带来的商业收入是俱乐部盈利的主要来源;英超方面,受益于其悠久的足球文化,门票收入是英超各大豪门收入的重头戏。  但在中超俱乐部的运营当中,上述收入来源给俱乐部带来的贡献却是微乎其微。  “目前国内足球俱乐部的收入组成包括几大方面:球队的冠名权、队员队服胸前、胸后的广告、场地广告、球票收入、球员转会费(一般单列)等,其中,又以球队的冠名权为俱乐部最主要的收入。”一名足球界人士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,这种收入结构导致中超俱乐部每年都要依靠企业以“冠名权”的方式向俱乐部输入数千万甚至上亿元的资金才能正常运转。  2010年恒大集团以1亿元的代价接手广药队之后,获得了后者的冠名权,广药队由此更名为广东恒大队。此后的4年时间里,恒大持续投入重金引援,先后引入郑智、孙祥、郜林、张琳梵、穆里奇、孔卡等国内外球星,并邀请到世界冠军教练里皮团队执教,短短的几年时间里,恒大足球队4次拿下中超冠军,2013年更是获得亚冠冠军,这些辉煌的战绩背后,代价就是4年总计超过20亿元的投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