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与重组投资方宣布“闪婚”后,康骏养生又面临着“闪离”的尴尬。  10月初,沪上最大连锁养生机构康骏养生爆出资金链问题,门店关闭、员工工资无着落,数以万计的会员面临会员卡金额蒸发之虞。(详见本报10月25日《康骏“破产”风波连锁养生陷入“模式”困局》一文)之后,上海快鹿投资(集团)有限公司联合一兆韦德公司宣布介入,康骏养生的重组暂时平息了风波。  但时隔仅半月,三方竟然掀起了口水战。先是快鹿指责康骏财务状况与之前所述有巨大出入,后又指责重组的合作伙伴一兆韦德根本无意出资,只是在搭“顺风车”。而康骏有关负责人在回应时则称,快鹿从一开始就抱着炒作的心态,根本无意解决问题,浅尝辄止的投资反而让康骏陷入新的危机。  一个多月的时间内,康骏事件一波三折,这场闹剧该如何收场?康骏未来又将何去何从?  重组闹剧  就在康骏养生会馆的“破产”风波稍稍平息之际,三方约定的重组却遭遇离奇变故。  11月11日,上海快鹿投资(集团)有限公司在官网上发布《告康骏全体员工书》,称经对康骏的财务状况进行尽职调查后,结果显示后者的债务情况与当初康骏、一兆韦德提供的数据有巨大出入,并且还存在隐性债务的可能性,决定暂停重组康骏。  此时,距快鹿集团公开宣布重组康骏才不过半月。10月18日,快鹿与一兆韦德,就共同重组康骏养生会馆正式签约,决定联合投资6000万元以解决后者的资金问题。  “当时说只要5000万~6000万就能撬动这个项目,现在看来要1.1亿~1.2亿元,当时说总负债是2亿元左右,现在看来是要3.5亿元。”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新闻发言人向外界表示,由于负债出入巨大,债权债务的问题突破了公司的预设,快鹿方面不得不暂停重组。  与此同时,快鹿在公开声明中还指责项目介绍人、共同投资人一兆韦德违背承诺,至今分文未投,“在三方重组协议签订后便一直找理由推脱,拒绝与上海快鹿投资集团签订双方协议”“根本无力出资,甚至希望向我们借款来对康骏进行投资,一兆韦德搭顺风车的行为,严重阻碍和影响了重组进程”。  而事件当事方一兆韦德则对此回应称,在与快鹿投资磋商之初,曾多次提醒并催促快鹿投资对康骏开展尽职调查。对于未投资的原因,其表示是“因为仓促投资并不符合商业惯例,更与一兆韦德健身一惯主张的理性投资理念背道而驰”。其甚至称,“对于任何诋毁一兆韦德健身名誉之行为也绝不姑息,将保留追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。”  “在康骏事件之前,有谁知道快鹿这么一家公司?”康骏养生会馆总裁皮武灵的助理吴继新对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回应称,快鹿集团从一开始介入,就是抱着炒作的心态,根本无意解决实际问题。  对于快鹿所述康骏的“资金黑洞”远超预期一事,吴继新表示,快鹿作为一家专业的投资公司,在做这样一项较大的投资决定前,居然不做尽职调查,就匆匆宣布介入重组,这种举动让他这样的局内人都感觉不可思议,明显动机不纯。“我们的债务一直在那里,财务上没有任何隐瞒,但对方就是不愿意去调查。”  据悉,快鹿介入后,已为康骏养生输入了2100万元的资金,这些钱被用来垫付了部分员工的工资,多数门店得以暂时重启。“在投入2100万元后,快鹿又派人来谈,要求在之前股权协议的基础上,加上‘康骏’品牌的出让,这是皮总难以接受的。”吴继新表示。对于上述指责,记者致电快鹿集团,但未获回应。  再陷泥淖  重组方的出尔反尔,被康骏视为近期所遭遇的第二个重大打击。快鹿停止重组后,失去了资金来源的康骏,面临门店重新关停、员工工资、店面租金越欠越多的困境。  对于康骏的未来,吴继新表示,公司正在与其他投资方接触,包括一家香港公司。这些公司对康骏的品牌还是比较看好,但目前的障碍在于,与快鹿和一兆韦德的协议在前,三方的纠纷未解决之前,新的投资方会认为存在投资风险。  据悉,目前有关政府部门也已介入康骏的重组事宜中。多方协商后,决定首先要解决员工的工资和会员卡的消费等问题。康骏所欠供应商的款项,将更晚解决,而公司目前已与多数债权人通过书面方式,重新确定了债务关系。  在之前快鹿负责人与康骏员工的见面会上,快鹿负责人曾建议,“康骏的未来不掌握在快鹿、一兆韦德或皮武灵身上,而是掌握在员工自己身上”。建议各分店员工自救,自己把店盘下来。  对此,吴继新表示,这个问题皮武灵与公司的几位管理层也曾考虑过,认为这将是“最后的一步棋”。即几十名员工将公司的欠薪合起来,公司也将门店的资产进行评估,最终将门店以合理的价格盘给员工。但吴继新认为这绝不是一步好棋,首先普通员工缺乏自主经营的能力,其次在脱离了康骏的品牌后,客源也会成为很大的问题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